回到顶部

《探索发现》节目预告:考古晋国——发现晋都(11月7日-11月10日)

CCTV节目官网-CCTV-10 探索·发现 来源:央视网2018年11月02日 17:45 A-A+

 

考古晋国——发现晋都(  播出时间:2018-11-8  21:45

新发现的陶片被证实是铸铜所用的陶模、陶范。古人在这里铸造彰显贵族等级的青铜礼器以及兵器、钱币等。随着铸铜遗址被发现,学者们开始怀疑,侯马才是晋国春秋时期的国都新田,但在《汉书》等文献记载中,晋都应该在山西太原附近。那么,究竟哪种观点才符合历史事实呢?

1960年秋天,国家文物局前所未有地动员了十多个省市的考古工作者,集中到侯马,对铸铜遗址展开发掘。在中国考古史上,这次发掘被称为侯马考古大会战,发掘现场最多时足有400多人同时投入工作。

先后两次侯马考古大会战正好处在国家最困难的时候,中国考古学界诸多前辈克服种种困难,忘我工作。很多人也正是从这里锻炼了自己精深的考古学知识,侯马成了中国考古的摇篮。

随着发掘持续进行,人们终于认定侯马就是晋国称霸时期的国都新田。随后的祭祀遗址、庙寝遗址以及晋国诸侯大墓的发现,更加证实了这个推测。尤其是祭祀遗址出土的数千枚写满文字的玉片,更是让人们深入了解到了晋国的内政、外交,以及晋国在最鼎盛时突然分裂、消亡的原因。

 

考古晋国——发现晋都(  播出时间:2018-11-9  21:45

新田遗址的发掘断断续续进行了半个世纪,但奇怪的是,考古队员始终没能在这里发现晋都的城墙。一些学者认知据此认为,强盛自信的晋国可以轻易御敌于国门之外,因此根本不需要这样的防御措施。

1979年,中国考古学界迎来了新的春天,学者们纷纷展开新的研究。这时候,邹衡则把研究方向从夏、商转向了西周。他决定沿着新田遗址的脉络,去寻找湮灭了的晋国早期国都。

这一年深秋,邹衡带领北大学生来到了曲村天马,几个月的试掘过后,他断定这里就是晋国始都所在地。在此之前,人们不仅早已迷失了它的方位,甚至连它的名字也无人知晓。因此,邹衡的观点一经提出,立刻引起了很大的争议。

尽管也想尽快证明自己的学术成就,但邹衡还是决定把这个遗迹现象丰富的遗址作为北大实习基地,计划用数十年的时间系统发掘。在随后漫长的10年时间里,多位北大老师在这里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优秀学生,甚至还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。一次意外发生,徐天进老师差点付出生命,虽然抢救及时,但还是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。

就在北大师生循序渐进,按部就班发掘遗址时,一场更大的危机悄然接近。

 

考古晋国——发现晋都(  播出时间:2018-11-10 21:45

上世纪90年代初,一场盗墓风潮从南向北席卷,很快就来到了原本平静的曲村天马。北赵村原本是老师们计划,在文物保护技术成熟之后再发掘的核心区,但盗墓贼却接连盗掘了3座大墓。

得知墓葬被盗,考古队员连忙进行了抢救性发掘。尽管随葬器物已经被掳掠一空,但根据墓葬形制和规模,人们还是判断,这些大墓应该属于西周时期的几位晋国国君所有。

抢救性发掘结束,考古队员暂时离开,就在这时候,竟然又有两座大墓被盗。这一次,懊恼于自己充满“书呆子气”的考古队员终于醒悟,即使现在发掘也是一种破坏,他们也要抢在盗墓贼前面。

决心下定,随后的4次发掘,考古队员又清理了十几座诸侯等级大墓,根据出土的数以万计珍贵文物,人们断定北赵就是晋国整个西周时期前后9代晋侯及夫人的墓地。19座大墓主人的身份被一一推定。

世系如此完整,昭穆制度如此严密的诸侯大墓前所未有,学术界也终于再次认可了邹衡的推测。然而奇怪的是,曲村天马同样没有发现城墙。难道说晋国真的有不筑墙的传统?可是这一次不仅没有城墙,就连宫殿、庙寝这样的礼制建筑也一无所有。

20多年过去,邹衡先生早已不在人世,吉琨璋希望能在三张古城下有所发现。2015年年底,古城下果然出现了时代更早,结构复杂的城墙。但试掘结束,结果却再次令人失望。新发现的古城年代上限仅仅是春秋早期,虽然比新田要早,但却远远不到始都所处的西周早期。晋文化考古注定曲折、坎坷。

中央电视台网站  |  联系CCTV  |  人才招聘  |  CCTV广告  |  中央电视台观众呼叫中心

860010-1119060200
1 1 1